藤校女生也難逃性侵,留學生該如何應對校園性犯罪?

藤校女生也難逃性侵,留學生該如何應對校園性犯罪?


來源:家長學院  文章作者:佚名

  達特茅斯學院在讀和畢業學生向聯邦法院提交訴訟,指控這所常春藤盟校對該校心理學和腦科學系的三名教授營造的類似《動物屋(Animal House)》(譯者注:一部環球影業出品的影片)的不良氛圍置之不理。
  該起訴訟向達特茅斯索取7,000萬美元的傷害賠償,指責教授們“蔑視、猥褻、性侵、灌醉和強奸女生”。指控稱,教授們在酒吧聚會,邀請學生到家里參加深夜熱水浴缸派對,還唆使本科生在課堂上吸食可卡因。
  2018年夏天,達特茅斯要求涉案教授辭職。學校所在的新罕布什爾州總檢察長正在進行另一項調查。在一份新聞稿中,達特茅斯學院表示欣賞這些女生挺身而出的勇氣,但對其有關學校行為的描述不敢茍同,并通過法庭文件予以回應。
  當2018年早些時候發現三名教授的不良行為后,該校于去年11月表示已經采取“前所未有的措施,撤銷其終身教職并終止聘用關系。”這幾名教授“已經離達特茅斯,并且禁止在校園出現,還不能出席達特茅斯贊助的所有活動,無論這些活動在哪里舉辦。”
  原告指控,這類行為早在2002年就已經發生,對于學生的多次舉報,學校“置若罔聞”。2017年4月,一群女研究生聯系了達特茅斯相關部門,詳細報告這些教授的行為。控方再次指責學校沒有任何作為,放任性騷擾繼續進行。控方律師戴博拉·馬爾庫塞(Deborah Marcuse)表示,“這場訴訟是這些女性促使學校補救過去所犯錯誤,確保實施切實可行改革的唯一手段。”
  本案提供的一個細節是,那些對學生的學術生涯具有控制權的教授威脅道,他們將對那些學生拒絕與其發生性關系的學生進行報復。
  當接到媒體采訪要求時,其中兩名教授保羅·惠倫(Paul Whalen)和威廉·邁克爾·凱利(William Michael Kelley)表示無可奉告。第三位教授托德·希瑟頓(Todd Heatherton)通過律師回復,“斷然否認自己牽扯至達特茅斯學院營造不良環境”。本案指控主要涉及其他教授以及他們與學生的關系。沒有一位原告是他的研究生。這些繪聲繪色的指控令他深感不安。
  原告之一的安妮·瑪麗·布朗(Anne Marie Brown)指出:“這種權力互動純屬中世紀模式。教授對學生具有不可置疑的掌控權,他們是你唯一為之工作的人,是唯一為你寫推薦信的人。”
  上周,達特茅斯學院與九位在讀和畢業學生達成和解協議,涉及賠款達1,400萬美元,這一金額用于賠償那些可以證明自己受到不良環境傷害的學生;默許這種不懷好意氛圍的達特茅斯心理學和腦科學系教授已經被開除出校。原告的指控包括強奸,猥褻和邀請學生在課堂上使用可卡因。
  九名原告在上周二發布的一項聲明中表示:“我們對與達特茅斯學院達成協議感到滿意,也使我們對學生群體重新彰顯正義做出的微不足道貢獻感到鼓舞。”該聲明也是原告與學校聯合新聞發布稿的一部分。
  達特茅斯學院校長菲利普·漢倫(Philip J.Hanlon)在新聞稿中表示:“這些人辜負受害人、其他學生以及社區成員對于學校給予他們的信任。我難以用語言表達自己強烈的失望情緒。”他感謝原告女生們挺身而出揭露學校存在的問題。
  該和解方案尚待新罕布什爾州美國地方法院批準。新罕布什爾州副檢察長簡·楊(Jane Young)指出,對于上述不當行為的刑事調查還在繼續進行。

  法律依據: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
  這是于1972年6月23日實施的美國法律,規定任何人都不應該因為性別的原因被排除在由聯邦資助的教育和活動計劃之外,不能被剝奪這個計劃和活動提供的待遇,也不能因性別原因受到這個計劃和活動的歧視。
  簡而言之,這個條款禁止接受聯邦經費的教育機構有任何性別歧視行為,它適用于由聯邦資助的教育機構的任何教育計劃,包括入學、招生、課程設置、職業教育、體育教育等各個方面。無論是幼兒園,還是大學,無論是公立學校,還是私立學校,只要接受了聯邦資助,就受這個條款的約束。如果某個教育機構被發現違反了教育修正案第9條,那么它的聯邦經費就會被取消。
  20世紀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美國民權和女權運動勢如破竹。1972年,為了改變女性在教育方面受到不平等待遇的局面,美國國會通過教育修正案第9條,經尼克松總統簽署成為法律。在這條法律通過之前,美國的教育體制偏袒男性,有的時候甚至公開歧視女性。那時,學校可以限制女性的招生人數,很多高中課堂甚至男女分班。
  教育修正案第9條說,男女學生不僅在體育,而且在數學、科學或其它任何領域都應該享受同等的機會。雖然教育修正案第9條沒有說明什么樣的行為構成非法歧視,也沒有列舉什么類別的歧視受到這條法律約束,但是,美國法庭把破壞平等的體育運動機會、性侵/性騷擾以及對孕婦的歧視等,都包括在第9條的范疇之內。教育修正案第9條通過后,由美國教育部民權辦公室負責實施。
  具體到校園性侵事件,校方將承擔一定的事故連帶責任。如果學校對于性侵/性騷擾事件不作為,受害人可以向其提出索賠。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印度校園霸凌多可怕?150名醫科學生被迫剃光頭!
·下一篇文章:開學第一天,國外中小學生是怎么過的?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gdmzxd.icu/news/world/19822546567615.htm




德甲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