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兩名高中女生沉溺死亡游戲 雙雙走入自殺歧途

杭州兩名高中女生沉溺死亡游戲 雙雙走入自殺歧途


來源:家長學院  文章作者:楊茜

  本報記者 楊茜 本報通訊員 張穎穎

  昨天上午是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臨床心理科主任謝健的專家門診。

  一名來自富陽的高三女生來看病:“醫生,我想死,覺得活得沒有意義,不開心。”聽了這話,謝健低頭想了想,開始了他專業的詢問和循序漸進的輔導。

  如果是一般人,聽到這里會冒出一身冷汗。而在謝健看來,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病例,他已習以為常。

  結束門診,他長噓一口氣,無奈地搖搖頭。“現在的孩子,真的讓人難以捉摸。好多人都想著自殺,這已經成為青少年非正常死亡的首要原因了。家長們,真該好好關心關心孩子了。”

  讓他一直想和大家分享的是兩個女孩子的故事。其中一個,現在還會定期找他來輔導。女孩是從迷戀死亡游戲開始漸漸走入誤區的。

  高中女生沉溺“死亡游戲”

  一個服安眠藥一個割腕

  去年12月底,醫院急診室送來兩名年輕的女同學,都已經昏迷。一個服了大量的安眠藥,一個手腕上留著深深的刀痕。后來才知道,兩個人都是高一學生,同班同學,很要好。

  服用安眠藥的姑娘叫小墨(化名),經過洗胃等搶救,終于救了回來。看著外孫女臉色蒼白地躺在病床上,70多歲的老人心疼地留下了眼淚。

  外婆說,小墨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分開了,之后一直跟著她。“她平時很乖,成績很好。她不是個死讀書的孩子,愛好也比較廣泛,書法、古箏、圍棋都不錯的。”說起孩子,作為退休教師的外婆是一臉的驕傲,可是她怎么也沒有想到,外孫女會走到這一步。

  小墨清醒后,道出了實情。她上網的時候,無意間進了一個貼吧,里面的人都在討論“死亡游戲”,好像很刺激。她就和好朋友一起體驗了一下,真的讓她們大開眼界。“那種感覺真的像死了一樣。”

  也許開始迷戀這種“死亡”的快感,兩個女孩子最終走上了這一步。也是在這個時候,家長們才知道,自己最疼愛的孩子在尋求死亡。

  她迷戀“死亡”是因為“雙相抑郁癥”

  這個病青少年更容易患

  如今,小墨會定期來醫院找謝健輔導。

  小墨迷戀“死亡”是因為患上了“雙相抑郁癥”。

  謝健解釋,一般是單相的,就是傳統意義上的抑郁癥,發作也只是情緒抑郁。而雙相的,則有兩方面的表現,可以表現成為抑郁,也可以表現為情緒過度興奮,非常狂躁。雙相抑郁癥從起病到確診需要9年的。

  “很多人會誤以為,不得志的人才會有抑郁的傾向,其實不是的。現在不少很優秀、很聰明的人,就會患上雙相抑郁癥。”謝健說,患者比較亢奮的時候,會特別有創造力,不乏詩人。所以,像小墨這樣優秀的孩子患上雙相抑郁癥并不奇怪。

  當然,患病的原因也比較復雜,綜合多種因素造成。每個案例的原因也會不一樣。就拿小墨來說,因為是隔代帶養,所以對孩子的成長造成了比較嚴重的影響。

  據國外流行病學的統計,抑郁癥與雙相抑郁癥的發病率是1:1,但雙相抑郁癥比單純的抑郁癥發病人群更年輕,危害更大,造成的自殺率要高。抑郁癥的高峰患病年齡是25-30歲,而雙相抑郁癥是15-19歲,抑郁癥的自殺率為10-15%左右,雙相抑郁癥患者中25-50%的人有自殺企圖,自殺死亡率是11-19%。

  “近幾年,雙相抑郁癥死亡已經位居青少年非正常死亡的前列。”謝健不得不說出這樣的結論。

  面對青春躁動的孩子

  家長該做些什么

  謝健說,現在的家長工作忙,對于孩子的情況掌握不夠全面。

  面對孩子抑郁的表現,總覺得是借口、逃避學習、沉迷網絡、懶惰等,有的索性覺得這就是叛逆期的表現,很正常。

  其實不然。

  實際上,家長總是忽視了孩子的躁狂期,誤以為是正常狀態,而孩子開始抑郁的時候,家長就認為孩子只需要心理疏導。醫生也不能觀察到孩子的全部病情,所以極易誤診。

  “很多家長發現了孩子情緒方面的問題,會自動逃避,因為對心理疾病非常抗拒,不愿意承認這樣的事實。”謝健認為,當孩子們出現問題時,家長們有推脫不了的責任。

  “一定要關注孩子的情緒變化,好比厭世、不愿意說話、不想吃東西等,一般出現這樣情緒半個月以上就要盡快到臨床心理科就醫。堅持吃藥,防止因為不能及時診斷治療帶來更大的危害。”當然,他也表示,家長們可以放心,只要配合治療,孩子們是可以恢復起來的。


·上一篇文章:三成被調查的中小學生偶爾有自殺念頭
·下一篇文章:四年級男生暴打女老師 小心暴力教育遺傳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gdmzxd.icu/news/xinli/151141547179176.htm




德甲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