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級男生暴打女老師 小心暴力教育遺傳

四年級男生暴打女老師 小心暴力教育遺傳


來源:家長學院  文章作者:佚名

  之前常看見的老師體罰學生的新聞,令人沒有想到的是,校園暴力在升級,小學生中竟也見到暴力代表,而對象竟然是老師。日前,在東莞市樟木頭中心小學,教美術的陳老師因收作業時和四年級學生阿彬產生口角,進而遭到后者的暴打。此事引起陳老師舊傷復發,入院治療,至今還在休養中。涉事學校方面表示,阿彬或因家庭教育原因患有狂躁癥,已多次因為一些小事與其他師生發生沖突,但因其還在義務教育階段,學校也對他無可奈何。在之后的調查中,得知阿彬出身于一個慣用暴力、罕見關心的家庭,這么一來,他目前的行為并不奇怪。教育方式也能遺傳,你開始反省了嗎?

被學生暴在病床上的女老師
被學生暴在病床上的女老師

  還原:四年級男生不交作業暴打女老師

  3月20日下午,樟木頭中心小學4(1)班的學生都在上美術課。四十多歲的女教師陳某,正在教學生們畫畫。下午4時許,臨近下課時,陳老師逐一收起學生們的作業本。她來到阿彬的座位前,阿彬不愿意交作業,陳老師隨即拉了一下,雙方爭吵了幾句。之后,令所有學生感到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陳老師要收他的作業本,但他拉著不放手。后來,他突然站起來,抓住老師的頭發,打她的頭,又用膝蓋頂老師的肚子,最終將陳老師掀翻在地,還坐到了她身上。”隨即,胡副校長趕到現場,將阿彬帶出教室,并通知其家長過來,處理這起打人事件。

  家長:冷漠暴力教育不無關系

  阿彬為何容易動怒?胡副校長認為,可能和其家庭教育環境有關。據胡副校長介紹,阿彬打老師的事情發生后,當天下午4時30分許,阿彬的媽媽在學校多次催促下,姍姍來遲。來了之后,她要求兒子阿彬向陳老師道歉,阿彬不肯,她竟當著師生的面,抽了兒子好幾個響亮的耳光。她還準備操起掃把打阿彬,但被校方工作人員制止。

  心理:家庭環境導致人格偏差

  對于阿彬的“狂躁”問題,東莞天悅社會工作服務室資深心理咨詢師許慕樵表示,根據掌握的情況,現在定義阿彬為狂躁癥還為時過早。人的本性是追求和睦安寧的,而阿彬成長在一個暴力頻發的家庭里。這種環境,違背了人性的需求,導致他在內心中慢慢形成遇到問題就用暴力解決的思維模式。

  許慕樵說,在人的成長過程中,家庭環境、學校環境和社會環境都非常重要,但該起事件的主要責任在家庭。正是因為這種家庭環境,導致阿彬人格產生偏差和極端認知。關于如何矯正,許慕樵認為,阿彬的父母及親屬應進行柔情和溫和教育,讓他慢慢脫離以暴力解決問題的思維方式。學校和社會也不能因此就給他貼上“不良少年”的標簽。

  反省:發怒之時就是教育失敗之時

  成年人對兒童的情緒暴力何以形成呢?有很多相關因素,比如自身經歷,一個孩子從小挨父母打罵,那么他做了父母,往往也不拿打罵孩子當回事;比如文化程度,高學歷群體親子暴力明顯低于地學歷群體;比如親情常理,自己的孩子最擔不是;可能跟個人修養有關,可能跟個人性格有關……但是,很明顯有一個相關因素 是格外突出的,那就是成年人的強勢意識。

  這種強勢意識,有時候能被我們成年人明顯地意識到,有時候則更隱蔽,如果我們不細究很難發現。孩子身體沒有成熟不夠強壯,社會關系單薄,經濟不能自立,他們除了依賴我們,沒有任何制約我們的地方,換句話說,對他們發脾氣、使臉色、不公正,對于成年人來說沒有任何“危險”,幾乎什么也不用擔心。而我們在生活中遭遇了壓抑和委屈,憋在心里自然難受,對這么安全的對象,發泄一下情緒,“何樂而不為”? 或許對孩子發脾氣的大人們很少這樣想過,可是,他們難道不是正在這么做嗎?

  或許很多時候我們覺得自己對孩子說的話、提出的要求沒有錯,但實際上已經通過我們當時不耐煩、粗魯、武斷、暴戾的情緒對孩子構成了情緒暴力。對自己的家人尤其是孩子容易口不擇言,更難注意到自己說話時的語氣和情緒。我想,大概每個人細想一下,都能夠發現自己曾經不止一次得這樣。事實上,當家長情緒失控的時候,就處在了一個失態的狀態,只有孩子的眼睛才能看到你是多么的可怕、丑陋和不可理喻。遇到問題一定要以理服人,讓孩子真正明白道理,而不是借助行為或言語、情緒的暴力讓孩子一時“軟化”。這種“軟化”可能正在為他今后的失控行為埋下伏筆。


·上一篇文章:杭州兩名高中女生沉溺死亡游戲 雙雙走入自殺歧途
·下一篇文章:無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gdmzxd.icu/news/xinli/15723924158293.htm




德甲士